齐风pain

查杀你这个预言家(上)

狼人杀模式
异色露中
女巫维克多×狼人王黯

失踪人口回归XD

王黯最近迷上了狼人杀,经常一个耳机一部手机一个WIFI就是一下午。

王耀最不喜欢玩狼,而王黯不同,他最喜欢玩狼,每次玩狼第一晚就会被预言家查到,这样就可以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怼死预言家。

吃过午饭后,他戴上了耳机,准备来一盘经验刺激的狼人杀,消遣自己放荡不羁的人生。

很好,狼人。

王黯微微眯眼,今晚该杀谁呢?他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天线宝宝头像上,行,就是你了。

“天亮了,最晚6号死亡。下面请1号发言。”

一号顿了几秒,过麦了。

二号过麦。

三号过麦。

……

5号发言。

“预言家有查杀就查杀,没查杀过麦,乱票飙狼打。”

这个男的声音好好听。王黯自认为玩这个游戏以来听过很多声音,软萌,萝莉,青叔……从没听过这么单纯不做的声音。

5号,你成功得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王黯是7号,在6号一顿毫无作用的发言后他提麦了。

“7号跳预言家,查杀4号。”

……

与此同时,维克多在另一段嘴角上扬。

7号预言家吗?

那我今晚去把这个预言家毒了吧。

我可能下了假游戏

王耀认为自己是摆脱不了非洲人的命了,无论是从幼年时街边五毛一次的抽奖活动,还是沉迷阴阳师100勾玉一次画符召唤,这游戏根本就没有ssr好吗?那么多式神你们编的吧!?伴随一次又一次的吐槽,他又召唤了一只蝴蝶精。

就是由于王耀这种神奇的“非洲血统”,导致他无论玩什么游戏及时花的心血比别人多,战绩就是上不去。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可以,这很王耀。

………………………………………………………………………………………………………………………………

“求助,为什么我玩阴阳师就是抽不到ssr呢?”

“回答,或许你可以找个欧皇吸吸欧气。”

“追问,可是身边没有欧皇,怎么吸欧气?”

“回答,我就是欧皇。”【空间截图】

“追问,向欧皇势力低头_(:з」∠)_,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吸欧气”

“回答,这好办,你家地址发给我,我上门来教你。”

“追问,【个人位置】”

“回答,稍等片刻。”

………………………………………………………………………………………………………………………………

“唔……不行,啊嗯…………太大了……”

王耀双手被压在上方,红樱被人含在嘴里挑逗。琥珀色的眼眸被附上了一层水雾,朦朦胧胧,嘴里吐露出甜腻的呻吟。

伊万被他占据了整个心房。“学长,舒服吗?”他轻轻在王耀唇上吻了一下,“来,吸欧气……”

“嗯……疼,好涨……”王耀泪眼婆娑地望着身上的人,下身涨得要命。

“忍一忍,一会就舒服了。”伊万温柔地舔去微咸的泪水,“我保证。”

END.
就是一个欧皇学弟套路一个非酋学长吸欧气的故事,嘿嘿嘿

一月一万 NO.2

店主伊万→寒假工王黯←店主维克多

-------------------------------------


起初王黯以为这是一件很困难的差事。开什么玩笑,一万的工资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当两位店主交代完后他大吃一惊。


”你只需要打扫打扫卫生,还有帮我们兄弟俩处理一下杂事就OK啦~“伊万坐在宽大的貂绒靠椅上,特别的紫瞳愉悦地看着王黯,然后掌心合十,“但是有一个要求~”


王黯心里咯噔一下,“什么要求?”


“工作时要女~仆~装~”^L^


我有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王黯在心里对这个看起来很和善而且声音也很好听的大毛子竖起了一个大中指。当事人却不为所动,看到王黯沉默的样子反而更来劲了。


”小黯你这么矮穿起来一定很可爱~,哦对了对了你可以把头发披下来,你知道的,这样更性感。至于里面你可以什么都不穿的....“


趁着伊万喋喋不休的时候,王黯已经在想这一个月要怎么熬了。女仆装?大爷我是直男谢谢!就算你看起来很帅我也是直男谢谢!就算是维克多特别和我胃口但我还是直男谢谢!


伊万说道最后甚至把女仆的衣服拿出来。王黯定睛一瞧,乖乖,黑色的蕾丝点缀在丝质柔软的裙边,裙子短到微微一弯腰就能看到里面的秘密花园。王黯一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要穿这样的衣服工作不禁一口老血呛在喉口。


”伊万,不要玩了。“维克多冷冰冰的声音从王黯的身后传来,紧接着王黯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搭讪了一只温柔的大手,维克多的说话的语气吐露在他的耳边。


”!“王黯被吓得向后退去,正好撞进维克多怀里。维克多把手往他腰上一览,王黯就被固定在这个怀抱当中。


“黯的身体还真是....意外的柔软啊。”维克多在王黯耳旁温柔吐息,王黯没有回头,没有看到伊万那挑的老高的眉毛。


-------------------------tbc


一月一万

店主伊万→寒假工王黯←店主维克多

一有时间就开新坑233333333


--------------------------------

黎明被吞噬。


王黯徘徊在夜晚的街头,偶尔在街道旁停留一会,拿出手机拍张照片,又把手揣回兜里,寻找下一家店。


当他路过不知道第几条街道的时候终于停下了脚步。


终于....此时王黯有点小兴奋,我终于找到招寒假工的地方了!


尽管他现在不得不踮起脚去仰头才能看见店铺上招聘寒假工的信息,哦,顺便一提,王黯300多度的近视。


王黯现在很需要一份工作,可他毕竟是个未满18岁的少年,很多店都不敢聘用童工,婉言谢绝了他,可就算是这样也无法阻止王黯招工作的决心。


王黯拨通了电话,“喂?老板,我看到了你在门口贴的招聘信息,我想问问你们现在还缺人不?”


“Да,мне нужно。”


王黯虎躯一阵。啊老板声音很好听啊甜甜的软软的像小孩子一样咦不对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听不懂怎么办怎么办...


“少瑞,看挨死币个拆尼斯?”王黯觉得自己真他妈机智,但下一秒又被吓得虎躯两震。


“噢,你连俄文都听不懂吗,智障。”电话那头传来老板的王之讽刺,王黯觉得自己被呵呵了一脸。


忍住王黯,你是个坚强的美男子,不要和毛子计较。


“是个毛子就了不起了吗呵呵老毛子,智障你全家,祝你早日爆炸!”骂完挂电话,啊,我真他妈帅。


王黯刚想转头就走,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酥到爆炸的声音。


“这位,先生?抱、抱歉,我不知道您是女孩子,之前我听您的声音非常得...粗犷。”伊万想解释解释,毕竟这是第一个来应聘寒假工的女孩子,“我是店主伊万,刚才那是我的哥哥维克多,很抱歉他一直都只这样的。”


“我想,如果你愿意,我每个月给你.....你愿意在这里呆多久呢?”


看到人家都这么说了,王黯也不好推脱,但是他真的不想在那个没礼貌的毛子手下打工。即使他声音好听也不行。


“一个月。”王黯想了想,自己2月13日返校,那么算上休息10天,打工刚好1个月。


然后王黯又说:“工资低于3000我就不干。”


伊万有点为难。一个寒假工工资最多就2000左右,这个小姐一张口就要3000,这不明摆着要讹钱啊。


“伊万,让他留下来。”维克多从柜台走出来,猩红的眼睛让王黯想起了血,这个男人拥有和伊万一模一样的外貌,除了那双眼。“1个月,我们给你1万。”


厉害了,很强势嘛。王黯打量着这个大方的男人。


“我多久来?”


“明天上午10点。”


维克多语气冷到空气几乎冻结,王黯觉得自己还是和伊万聊得开些。

-----------------------------

寒假到了啊终于,我有时间开坑了!

实力坑闺蜜

 其实王耀和伊万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怎么浪漫。

  那时的伊万喝高了完全处于迷糊状态,拿着个酒瓶唱着好汉歌简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王耀第一反应就是“这疯子谁啊?”然后看到亚瑟脸上那仿佛哗了狗的表情顿时笑出声来,亚瑟强忍住要打人的欲望死瞪着王耀。

  然后伊万唱的声音更大了。

  其实这事要从前几天说起。

  国庆期间,为了给亚瑟过生日的伊万可谓是想破了脑筋。送什么好呢,娃娃太幼稚,送钱太俗气,送首饰....买不起,最后只好两眼抹泪千般不舍万般无奈地掏出仅剩的两张毛爷爷。

  “老板给我来一打二锅头!”

  老板觉得这小伙好豪气呀不会是混黑社会的吧哎哟我去这个不能亏待了呀就多送了一瓶。

  “小伙下次常来啊,我还可以给你打折!”

  看着老板激动的眼神,伊万暗自吐槽“我怎么可能还会来呢”,然后扛起二锅头和一大包方便面就冲回家,期间收获无数目光在此不表,所幸的是王耀当时并没有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然肯定后悔自己当初绝逼瞎了眼了,当然这是后话。

  “为什么我的生日礼物是二锅头?”亚瑟拆开礼物后装出失望的表情,“你真是太伤我心了伊万。”

  看着亚瑟那生不如死的样子伊万顿时泛起一股恶寒,全身都抖了抖,可想而知一个一百三十斤重的眉毛一脸楚楚可怜得模样看着你那feel简直不敢相信。

“这可好多了,总比弗朗西斯送你的平安符值钱吧,还有阿尔送你的笔.....”

亚瑟表示这不是重点。

“平安符至少能保佑一下我但这二锅头嘛....”

“没办法啦。”伊万表示送都送了我没钱了,然后就开始转移亚瑟注意力陪他庆祝生日。

既然是庆祝,当然要喝酒。

亚瑟看着那堆二锅头再看看各类啤酒鸡尾酒的价格顿时蒙了。

好贵啊那些酒真的是人喝的吗艾玛我可喝不起,然后拿起伊万的二锅头。

“其实二锅头也是不错的。”

伊万点点头,招呼大家一起喝,喝到最后还剩一瓶,想到国家提倡不能浪费节约用水伊万就商量着和亚瑟一人一半平均分了。

所以最后伊万烂醉趴在沙发上高歌也是可以理解的。

之后王耀接到了亚瑟的电话就开始过来接人了。

王耀刚到门口就看到了自家闺蜜,于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帮帮忙嘛我可是你闺蜜。”亚瑟说道。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响叮当之势跑了,留下王耀一人风中凌乱。

我去眉毛你至少先把钱付了啊这也太特么恨了吧!

......

仿佛被无数双手抓住,腻在水里,渐渐下沉,眼皮子上似乎被什么压住了一般,怎么努力也敌不过宿醉的力量。

昏昏沉沉得睡了一晚上后,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酒醒后的伊万环顾四周的环境后迷茫了。

哇塞这房子好小啊那么乱真的可以住人吗咦不对我这是在哪?好在反应弧终于回归正常伊万想起了昨天喝醉了之后就睡了一觉,当然在哪睡的当时自己并不在意,醉成那样...伊万向天祈祷不要给那人留下太坏的印象。

嗯看着房间布置应该不是什么霸道总裁住的地方,虽然还有些疲乏但至少身上没什么痕迹。

长舒一口气,我还是清清白白的。

“你醒了?”身旁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王耀和伊万的第二次见面也不怎么好,虽然只隔了一晚但王耀迄今为止永远都忘不了伊万醉酒后高歌的模样和见到他时疯狂尖叫的声波。

简直新一代灵魂歌手啊。如果不是在自己家里而是在屏幕上的选秀活动中听到这么撼动人心的声音王耀一定会很激动。

然而之后的伊万表示这点音调还比不上前几天楼上情侣吵架的声音,那种天雷勾地火的感觉完全无法忘却。

“你昨天喝醉了睡到床上起不来。”王耀指了指伊万坐着的软床说道。

“然后我就在你家睡了?”伊万一脸清白不保的样子直接逗笑王耀了。

这孩子脑子有毛病吧自己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酒,起不来当然是睡我家了不然还要睡马路吗交警叔叔看到你一定会哭死的。当然表面上并不能表现出来,王耀身一位中国公民五千年的文化涵养让他忍住了吐槽的冲动只好郑重的点点头。

空气仿佛凝结了。

七月的阳光总是那么撩人,它可以让一个鸡蛋在三分钟之内熟透,也可以给人来个透心凉。

伊万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先是喝醉了睡在陌生男子家然后起床翻手机发现手机上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

能打这么多一定是姐姐。

“我可以送你回家。”王耀看到伊万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难得同情心泛滥。

“不用了,你送我反而会更麻烦。”伊万表示你的好意心领了但我不需要。

等打到出租车并步行到家门口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姐,开开门。“伊万边敲边喊。

“你还敢回来。”伊万的姐姐看到伊万就气不打一处来“昨天跑哪去了,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

然后便是一通乱骂,接着再摸两把泪水说自己养活伊万与多么多么不容易,自家弟弟呢是如何如何不听话别人家的孩子是怎么怎么的好BALBAL。等到伊万的耳朵快起茧的时候终于结束了这段斥训....

王耀和伊万的第三次相遇总算是带了点浪漫气息,这次是在一家小有名气的情侣餐厅。

伊万看到王耀就想起了前天醉酒的事,觉得既然对方没对自己做什么那么这人应该是个正人君子还是要好好和对方道谢。

“帅哥,记得我不?"

".....”

王耀当然记得伊万,毕竟这小伙前几天还睡过自己床,但这搭讪的口气听起来好像自己是嫖客一样。

 “你是伊万?”王耀想起前天亚瑟把伊万交到自己手上时曾经提起过的名字。

 “嗯,帅哥你叫什么名字?”“王耀。”

其实伊万觉得自己跟王耀的进展还是蛮不错的,跟男孩子认识还不到三天就问清了对方的姓名以及家庭住址什么的。

“帅哥你有女朋友吗?”

来了来了,这小屁孩果然对我有非分之想。王耀假装并不在意,故作优雅得端起饮料喝了一大口。

“还没。”所以我的不建议你做我女朋友。

“那你做我老婆怎么样。”

王耀直接呛到了。

这么快可不能怪伊万,自从晚回家之后姐姐就一直催着伊万趁着还没满20赶紧找一个。“20多了就没人要了。”姐姐这么说,简直义正言辞光明大义。

最遭殃的当然是伊万,厚着脸皮问别人“少年玩心吗”之类的实在做不出来,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询问对方。

 “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王耀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之前真的需要问清楚对方企图。

“认真的。”伊万肯定无比地用力点头。 

“那好吧。”既然对方都自愿了,王耀当然没有理由矫情了。

毕竟一个男人在当代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的社会.....搞基也是很正常的事嘛。

接下来两人互相交换了基本信息,比如家庭住址学历年龄以及工资。

期间王耀表示很好奇什么叫“基本收入不固定但养活自己处处有余”,伊万就交代了自己是画家的身份。

“一幅画最少几万,最多可以拍卖到上百万。”伊万在本市画界混得还算可以,没有向往达芬奇一幅画上亿的价格,但也没有太过落魄, “平日里除了画画就是去美术学院指导指导实习生什么的,指导一次几千。”

王耀头一次觉得除了医生和老师以外居然还有个更能坑钱的职业,以前一直以为画家都是赚不了什么钱的。

“那你是做什么的呢?”伊万表示我很好奇。

“我是个律师。”王耀对她说,“一般帮人打打官司什么的,闲暇时间也会玩玩黑客攻防战。”

“你还是个黑客?”伊万瞬间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形象高大了起来。

“应该算吧,但我不翻别人文件的。”王耀说道,“上次翻了别人的文件,结果看到很多不该看的东西。”

“什么东西?”伊万暗自佩服起他来。

“呃...这个......唉,你知道腐女吗.."

八月的太阳依然耀眼灼人,炎热的天气让人恨不得直接脱光裸奔,尽管如此,伊万还是穿得整整齐齐该遮的遮该露的露。从某些方面来说伊万真的是个很保守的传统BOY。

第一次约会....伊万拿起领带又放下,挑了又挑,最终选定一条灰色领带。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喂。”电话那头是亚瑟的声音。

“亚瑟?”

“有了男友忘了我呀,伊万你还真是见色忘友...”亚瑟说道,“可怜我家闺蜜被你骗的...”

“怎么能算是骗呢,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追。”

那时的伊万大学刚毕业,第一次体会到大人们谋生的不易,某天接到老板命令带一个律师去老板办公室。

当时王耀在楼下椅子上看文件,破碎的阳光将他包围,伊万戴着眼镜,可以看到他粟色的发,俊俏的脸,稍皱的眉。

伊万突然觉得小心脏中了一剑。

回到家后向亚瑟提起这件事,巧的是亚瑟正是那天那个帅哥的闺蜜而那个帅哥,叫王耀。

伊万得知那个闺蜜的关系后疯狂向亚瑟打听关于王耀的一切,王耀的手机,王耀的住址,王耀的爱好....于是伊万开始计划怎么追王耀。

包括在亚瑟生日时醉酒也是伊万设计好的。

那天他故意在衣服里面穿了一件情趣内衣,可谁知王耀根本没对他做什么。

难道王耀对我不感性趣?

“你不会真的喜欢王耀吧?”亚瑟说道。

伊万耸耸肩,拿起一瓶二锅头喝了一大口。

醒来时,看见那熟悉的粟发帅哥,伊万差点在被子里笑出声来。

你好,帅哥。

 



卧槽之前写错把露熊的穿着写成了超短裙....

我想捅自己一刀

少侠且留步!

深山老林之中

王黯横在路中央:“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财。”

维克多默默拔刀:“........”

一阵交锋

王黯拱手:“有眼不识泰山,少侠请过。”

维克多:“........”

隔几日又相见

王黯坐在路旁:“少侠又是你,真巧。”

维克多点头:“算我倒霉。”

一个月后,王家大婚,席上

王黯举杯相碰:“我们还真是有缘。”

维克多低头:“嗯。”

王黯喝到酩酊大醉,迷迷糊糊进了别人的客房。

一个月后

维克多抢过轿子上的新娘,掠过仆人,跑走。

王黯气的大叫,轻功追去。

到一小溪旁,停下。

王黯气喘吁吁:“还我妻子。”

维克多后退一步:“你可记得你大哥大婚之日,喝醉后你走错房间?”

王黯点头:“是又如何?”

维克多眯眼:“那是我房间。”

王黯大惊:“那天...是你和我...?”

维克多放下新娘:“我现在清白已毁,你可要给我个名分。”

半个月后

王家又大婚

王黯迷迷糊糊之际感觉衣服被扒去,睁眼,竟是那人。

王黯懵逼:“我...你...”

维克多轻笑:“嘘,我来。”

红被翻卷,春宵一刻值千金。

 

白菜被猪拱了

那一年

 

少主身受重伤,被老毛子捡到了。

 

少主冷哼一声:“没想到我今日却是栽在毛子手上。”

 

老毛子一言不发,替少主包扎伤口。

 

隔几日

 

少主梦中惊醒,闻到一股异香。

 

推身旁睡得正酣的毛子:“快醒来。”

 

毛子没反应。

 

一个月后

 

清晨,毛子望了望自己勃发的欲望,拉着少主,求欢愉。

 

少主皱眉:“滚。”

 

毛子只当没听懂,手伸入那人衣裤。

 

又过半年

 

少主撩起衣袖,洗衣刷碗,好不乖巧,毛子从后面抱住他,索吻。

 

少主摇头:“你走开。”

 

毛子歪头:“?”

 

新年时

 

少主实在忍不住呻吟,索性放声浪叫。

 

毛子一下又一下,宠溺般向那人敏感处撞去,还嫌不够,又去舔那人胸前朱果。

 

烟火红灯映在少主脸上,好不妖艳。

 

毛子痴笑:“我的小耀....”

 

却是被少主一巴掌爬下床:“原来你听得懂中文!”

 

异常恋情【中】

异色常色都有(比爱心

 

王耀决定和维克多谈谈。

 

“你帮我去好不?”王耀拽住王黯胳膊。

 

“啊?我不会说话”

 

“没关系,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王耀把他往办公室门口推。

 

“........”我他妈的还能说啥呢,王黯一脸心如死灰。

 

办公室里,维克多正在专心研究本月的业绩,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请进。”

 

维克多扶了扶眼镜,打量眼前和王耀一毛一样的人,王黯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努力寻找话题转移注意力。

 

“你真帅。”

 

王黯说出这句话就怂了,玛德都说了劳资不会说话。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就算是口头上说着谢谢,但王黯还是从那猩红的眼睛里看见四个字母【MDZZ】

 

“我是来....呃....关于王耀的工作..”

 

“不许辞职.”

 

“不是辞职.”王黯一听到辞职就慌忙摇头,开玩笑,要是王耀辞职了还怎么给他买包子,“是关于他工作量的事,他的工作量太多了,你知道的...”

 

“好吧,我会考虑给他减少一些.”维克多把眼镜取下来,双手托着下巴,做出考虑状。

 

王黯又客套了几句,并表示如果维克多给王耀减少工作量那么他将很感激。维克多在王黯走之前叫住了他。

 

“后天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饭?不是应该我请他吃吗?这是什么套路?王黯有些懵逼,为了王耀还是答应了下来。

 

伊万:离王耀远点,白痴

维克多: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傻弟弟

王耀:........

突然发现红色渐变组挺萌的

第一次板绘

这上色也真是没谁了

大概是维克多和伊万的结合体×

露中 轻度SM

写了这么久的异色来一发常色

此为简洁版

---------------------------------------

http://pianke.me/posts/577520a75d77436d458b4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