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pain

查杀你这个预言家(上)

狼人杀模式
异色露中
女巫维克多×狼人王黯

失踪人口回归XD

王黯最近迷上了狼人杀,经常一个耳机一部手机一个WIFI就是一下午。

王耀最不喜欢玩狼,而王黯不同,他最喜欢玩狼,每次玩狼第一晚就会被预言家查到,这样就可以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怼死预言家。

吃过午饭后,他戴上了耳机,准备来一盘经验刺激的狼人杀,消遣自己放荡不羁的人生。

很好,狼人。

王黯微微眯眼,今晚该杀谁呢?他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天线宝宝头像上,行,就是你了。

“天亮了,最晚6号死亡。下面请1号发言。”

一号顿了几秒,过麦了。

二号过麦。

三号过麦。

……

5号发言。

“预言家有查杀就查杀,没查杀过麦,乱票飙狼打。”

这个男的声音好好听。王黯自认为玩这个游戏以来听过很多声音,软萌,萝莉,青叔……从没听过这么单纯不做的声音。

5号,你成功得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王黯是7号,在6号一顿毫无作用的发言后他提麦了。

“7号跳预言家,查杀4号。”

……

与此同时,维克多在另一段嘴角上扬。

7号预言家吗?

那我今晚去把这个预言家毒了吧。

一月一万 NO.2

店主伊万→寒假工王黯←店主维克多

-------------------------------------


起初王黯以为这是一件很困难的差事。开什么玩笑,一万的工资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当两位店主交代完后他大吃一惊。


”你只需要打扫打扫卫生,还有帮我们兄弟俩处理一下杂事就OK啦~“伊万坐在宽大的貂绒靠椅上,特别的紫瞳愉悦地看着王黯,然后掌心合十,“但是有一个要求~”


王黯心里咯噔一下,“什么要求?”


“工作时要女~仆~装~”^L^


我有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王黯在心里对这个看起来很和善而且声音也很好听的大毛子竖起了一个大中指。当事人却不为所动,看到王黯沉默的样子反而更来劲了。


”小黯你这么矮穿起来一定很可爱~,哦对了对了你可以把头发披下来,你知道的,这样更性感。至于里面你可以什么都不穿的....“


趁着伊万喋喋不休的时候,王黯已经在想这一个月要怎么熬了。女仆装?大爷我是直男谢谢!就算你看起来很帅我也是直男谢谢!就算是维克多特别和我胃口但我还是直男谢谢!


伊万说道最后甚至把女仆的衣服拿出来。王黯定睛一瞧,乖乖,黑色的蕾丝点缀在丝质柔软的裙边,裙子短到微微一弯腰就能看到里面的秘密花园。王黯一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要穿这样的衣服工作不禁一口老血呛在喉口。


”伊万,不要玩了。“维克多冷冰冰的声音从王黯的身后传来,紧接着王黯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搭讪了一只温柔的大手,维克多的说话的语气吐露在他的耳边。


”!“王黯被吓得向后退去,正好撞进维克多怀里。维克多把手往他腰上一览,王黯就被固定在这个怀抱当中。


“黯的身体还真是....意外的柔软啊。”维克多在王黯耳旁温柔吐息,王黯没有回头,没有看到伊万那挑的老高的眉毛。


-------------------------tbc


一月一万

店主伊万→寒假工王黯←店主维克多

一有时间就开新坑233333333


--------------------------------

黎明被吞噬。


王黯徘徊在夜晚的街头,偶尔在街道旁停留一会,拿出手机拍张照片,又把手揣回兜里,寻找下一家店。


当他路过不知道第几条街道的时候终于停下了脚步。


终于....此时王黯有点小兴奋,我终于找到招寒假工的地方了!


尽管他现在不得不踮起脚去仰头才能看见店铺上招聘寒假工的信息,哦,顺便一提,王黯300多度的近视。


王黯现在很需要一份工作,可他毕竟是个未满18岁的少年,很多店都不敢聘用童工,婉言谢绝了他,可就算是这样也无法阻止王黯招工作的决心。


王黯拨通了电话,“喂?老板,我看到了你在门口贴的招聘信息,我想问问你们现在还缺人不?”


“Да,мне нужно。”


王黯虎躯一阵。啊老板声音很好听啊甜甜的软软的像小孩子一样咦不对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听不懂怎么办怎么办...


“少瑞,看挨死币个拆尼斯?”王黯觉得自己真他妈机智,但下一秒又被吓得虎躯两震。


“噢,你连俄文都听不懂吗,智障。”电话那头传来老板的王之讽刺,王黯觉得自己被呵呵了一脸。


忍住王黯,你是个坚强的美男子,不要和毛子计较。


“是个毛子就了不起了吗呵呵老毛子,智障你全家,祝你早日爆炸!”骂完挂电话,啊,我真他妈帅。


王黯刚想转头就走,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酥到爆炸的声音。


“这位,先生?抱、抱歉,我不知道您是女孩子,之前我听您的声音非常得...粗犷。”伊万想解释解释,毕竟这是第一个来应聘寒假工的女孩子,“我是店主伊万,刚才那是我的哥哥维克多,很抱歉他一直都只这样的。”


“我想,如果你愿意,我每个月给你.....你愿意在这里呆多久呢?”


看到人家都这么说了,王黯也不好推脱,但是他真的不想在那个没礼貌的毛子手下打工。即使他声音好听也不行。


“一个月。”王黯想了想,自己2月13日返校,那么算上休息10天,打工刚好1个月。


然后王黯又说:“工资低于3000我就不干。”


伊万有点为难。一个寒假工工资最多就2000左右,这个小姐一张口就要3000,这不明摆着要讹钱啊。


“伊万,让他留下来。”维克多从柜台走出来,猩红的眼睛让王黯想起了血,这个男人拥有和伊万一模一样的外貌,除了那双眼。“1个月,我们给你1万。”


厉害了,很强势嘛。王黯打量着这个大方的男人。


“我多久来?”


“明天上午10点。”


维克多语气冷到空气几乎冻结,王黯觉得自己还是和伊万聊得开些。

-----------------------------

寒假到了啊终于,我有时间开坑了!

异常恋情【中】

异色常色都有(比爱心

 

王耀决定和维克多谈谈。

 

“你帮我去好不?”王耀拽住王黯胳膊。

 

“啊?我不会说话”

 

“没关系,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王耀把他往办公室门口推。

 

“........”我他妈的还能说啥呢,王黯一脸心如死灰。

 

办公室里,维克多正在专心研究本月的业绩,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请进。”

 

维克多扶了扶眼镜,打量眼前和王耀一毛一样的人,王黯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努力寻找话题转移注意力。

 

“你真帅。”

 

王黯说出这句话就怂了,玛德都说了劳资不会说话。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就算是口头上说着谢谢,但王黯还是从那猩红的眼睛里看见四个字母【MDZZ】

 

“我是来....呃....关于王耀的工作..”

 

“不许辞职.”

 

“不是辞职.”王黯一听到辞职就慌忙摇头,开玩笑,要是王耀辞职了还怎么给他买包子,“是关于他工作量的事,他的工作量太多了,你知道的...”

 

“好吧,我会考虑给他减少一些.”维克多把眼镜取下来,双手托着下巴,做出考虑状。

 

王黯又客套了几句,并表示如果维克多给王耀减少工作量那么他将很感激。维克多在王黯走之前叫住了他。

 

“后天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饭?不是应该我请他吃吗?这是什么套路?王黯有些懵逼,为了王耀还是答应了下来。

 

异常恋情【上】

异色有常色也有

 

过了冬天,天气渐渐回暖。宁静的小区里霜雪正在悄然褪去,几只喜鹊在树梢上打闹。

 

维克多从这温暖的气息中醒来,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看到睡在自己腿上的伊万,愣了。

 

啊,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这白痴半夜来找自己打听一个男生,好死不死这男生还是自己的下属。

 

这他妈的就很尴尬了。

 

看着睡梦中的伊万,一些细碎的柔发遮盖住了那张让无数少女着迷的俊脸,薄唇微微抿起.....然后维克多一脚把他踢下了床。

 

“你他妈的干嘛!”

 

“赶鸭子下架。”

 

伊万随手扯过一个烟灰缸就往维克多的方向砸去,被维克多巧妙地躲开了。

 

维克多也不计较,只是默默拿出手机然后——

 

咔擦!

 

“不许拍我裸照!!”

 

..........

 

王耀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

 

在一张张文件纸中思考人生。

 

说来也奇怪,自打王耀进了这家公司后总裁也不知怎么特别看重他,这当然是好事,但地位一高起来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

 

一开始王耀还觉得没什么,但越到后来工作越多,尤其是上次在公司酒席上碰见了那个伊万布拉金斯基之后,他的工作量就更大了,比以往多了几倍.

 

“维克多和伊万是兄弟.....你上次是不是惹到伊万了?然后他让他哥哥来报复你。”王黯看着黑眼圈肿的大熊猫似的王耀,莫名其妙地心疼。

 

“蛤?怎么可能,我都没跟他说话。”

 

王黯耸耸肩,表示一切皆有可能。

.................................

先说一下,这次本子的内容很多,但差不多都是异色的。

本子里除了【不是很懂你们艺术】和【记忆中的你】以外,还有其他很多。

我会放至少一半的内容到lof上,你们可以提出任何意见或建议,这些将会让我在出本前对本子进行修改。

鞠躬。

记忆中的你【异色露中】

异色露中

只是篇短文而已////

很甜,甜出屎了!!!

 

距离维克多出差回家还有两个小时.

 

王黯早早收拾好了家中的杂物,直到打扫得一粒灰尘也找不到才罢休.

 

他坐在靠椅上,屋内的温暖让他有些恍惚.

 

王黯突然回忆起年轻时自己的爱情.

 

他和维克多相识在炎热的夏季,当年他们俩都在读大学,当时亚瑟和阿尔还没有结婚,当时他还留着一撮小小的马尾.

 

班级要出演话剧,王黯为了能在毕业前为班里做点贡献,难得参加了这次话剧.然后,在舞台上,不经意的视线触碰,让两人的命运互相碰撞.

 

从那以后,王黯就开始计划追求维克多.情人节的巧克力,圣诞节的贺卡,走廊里偶然的相遇......

 

维克多也渐渐注意到了这个和他交集越来越多的人.

 

王黯欣喜至极,在毕业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维克多找了份稳定的工作,王黯有时间就出去打点零工,两人都心知生活的艰辛不易,互相安慰给予关怀.

 

白天,在王黯还没起床时,一份美味的俄罗斯早餐放在餐桌上,然后就是维克多温柔地声音,把他从昏沉的睡梦中唤醒.

 

王黯直到现在还记得,在一个个星月交辉的夜晚,维克多会轻轻地吻在他的唇上,不带欲望,虔诚得许下一个个誓言.....

 

直到有一天,维克多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黯气极,用力把玻璃杯摔在地上,大声质问.

 

维克多不慌不忙地牵起了女孩的手.

 

那两只交缠紧扣的手上,有一小圈闪闪发光,赫然是两枚做工精致的钻戒.王黯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地划着.

终于,在泪水涌出之前将那对美好的恋人吼出了房间.

 

之后的王黯逐渐堕落.他有时会用双臂拥抱自己,闭眼想像是维克多在轻轻拥抱他,柔声哄着他,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恶作剧.

 

然而并没有.

 

维克多自从带着那个女孩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联系王黯了.

 

王黯总是把手机打开,翻出维克多的电话号码,斟酌纠结,晚上一个人睡觉会失眠,清晨醒来,满室清光.

 

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他伸手一抹,竟然是泪.

 

我们早就分开了....

 

我早该忘了你的....

 

王黯缓缓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在左手留下一条血痕,划去了他的生命,鲜红的液体滴在地上,那是他无声的哭泣.

 

那是他逝去的爱情.

 

 

不是很懂你们艺术-6-

异色露中

画家维克多×作家王黯

 

冷风肆虐,就算如此也打消不了孩子们玩乐的兴趣,他们大多穿着巫婆、吸血鬼的衣服,在雪地里留下自己的脚印,四处捣乱和要糖果,万圣节的气氛随着黑夜的降临越来越浓.

 

挂满雪霜的树枝撑起一片纯白的世界,屋内的暖气驱散了一切寒冷.维克多坐在王黯旁边,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奇怪....或者说是王黯有些奇怪.

 

首先是莫名其妙破产,自己居然想也没想就答应收留王黯的事,再是之后自己和王黯在短短的时间里关系暧昧模糊.我不是很讨厌他吗?但和他在同一屋檐下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维克多不止一次问自己,有时竟盯着王黯出神.

 

“维克多?”王黯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嗯,我在.”维克多拍拍脑袋,从方才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事实上说王黯内心没有纠结是假的,怎么可能,试想一下,你和你原来讨厌的人住在了一起,论谁都会很不自在的.真的....讨厌他吗?王黯纠结极了,他一点也不讨厌维克多,但又觉得很奇怪.

 

唔....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你...干嘛这么盯着我.”王黯揉了揉维克多头顶的发,柔顺的触感让他心悸.

 

“把你脏手从我头顶拿开.”维克多故作厌恶.

 

鄙视我啊..跟我吵一架啊,就像以前那样,和我打一架,互相看不顺眼吧,怎样都好...让这奇妙的感觉消失吧...

 

王黯听后倒也不是没反应,确确实实把手拿开了,但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言不合就骂起来,端端地在沙发上做好.

 

“你...真的没生病吗?”

 

别那么关心我.

 

“我看你最近很不对劲啊,果然是太累了吗...”

 

滚开啊.

 

“维克多...”王黯轻轻贴近维克多的脸,在额头上虔诚地吻了下去.

 

----------tbc-----------

【异色露中】不是很懂你们艺术-05-

异色露中

 

画家维克多×作家王黯

 

贴吧不能发,只能发在乐乎上了.

 

  “你要是再不去做家务,我就让你肉偿.”

 

“别别别,有话好说.”王黯本想一脚踹开维克多,奈何体型差距让他屡次失败.

 

 “没什么好说的,你不做家务我就做你.”维克多把扫把扔给王黯.

 

 两个人就这么过着,有时王黯会偷偷小懒,但迫于维克多的压力,他不得不劳累一番.维克多偶尔会让他休息一下,然后王黯就会跑到画室里去捣蛋,久而久之维克多每次离开画室就会下意识地锁门,但王黯还是会变着法偷溜进去.

 

 时光迁移,两人迎来了同居几个星期以来第一次一起过的万圣节.

 

王黯把最后一包糖果撕开倒进一个小盒子里,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坐到维克多旁边用遥控器换台.

 

“明天万圣,我们要不要去吓唬小孩子?”王黯往嘴里塞进一颗糖.

 

“这种事也是有你这样的变态才做的出来.”维克多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明天我们要去阿尔弗雷德那边.”

 

“去他那儿干嘛,让我和亚瑟看你们俩相爱相杀.”王黯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

 

维克多给了王黯一个爆头栗子.

 

“你是不是傻.”

 

“就算你傻爸爸也爱你.”

 

维克多翻了个白眼,起身回画室设计万圣服装.

 

------------失眠了睡不着去看鬼片,现在更睡不着了QLQ-------------

不是很懂你们艺术-04-

 异色露中

 

画家维克多×作家王黯

 

明明之前都说的好好的.

 

  维克多看着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遍看电视一边喝果汁的王黯,感受到了来自华夏满满的套路.

 

  “哈哈哈哈维克多你看阿尔弗雷德在大家上表演吃10个汉堡!你看你看旁边亚瑟一脸懵逼...艾玛,小葵那什么表情啊好扭曲哦!”

 

  王黯又大大吸了一口果汁,完全不提帮忙做家务的事,一副流氓的表情看得维克多很不爽,然而王黯像是没看到一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维克多你怎么了看起来有些不高兴,该不会是生病了吧,这个不行啊,不能因为年轻就胡来...”说着说着王黯就把手放在了维克多额头,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比了比.“没发烧啊.”

  

  被那有些冰冷的手触碰维克多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玛德不是说中国人最注重男男有别吗.

 

  王黯看他呆呆的样子觉得好笑,忍不住逗弄他.捏捏脸蛋,唔....好软....

 

  “维卡维卡.”王黯揉搓着维克多的脸蛋,“你以后没钱了就跟着我怎么样,小爷看你也是有几分姿色的嘛.”

 

  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人撩,维克多觉得自己要是不反撩回去就太对不起自己总攻的称号了,再者,王黯一直拿腿蹭着他的臀...

 

  趁着王黯没防备的,维克多一下钳住他的双手,压在头顶,用膝顶入王黯的双腿之间,一只手抬起王黯的下巴,无视那双眼睛里的愤怒,大拇指摩擦着薄唇.

 

  “你要是再不去做家务,我就让你肉偿.”

 

----2333333我倒是挺愿意看王黯你肉偿的---------

不是很懂你们艺术-03-

异色露中

画家维克多×作家王黯

 

不知不觉中又画了一天。

 

   维克多收拾好了画板,起身回家.如果时间来得及,那么他可以在夕阳没落前拿着一瓶上好的伏特加趴在自家阳台上欣赏这落日余晖.光是想想就觉得无比幸福,还有什么比伏特加更美味的东西呢?

 

  “王黯你在我家门口干嘛.”

 

   维克多看着王黯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堆行李,穿着一件T恤颓废地坐在自家门前,就好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

 

  “我被房东赶出来了.”王黯失落地用手臂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完全没有平日里嚣张的样子,维克多仿佛从那宝石般晶莹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点泪花.

 

  “你破产啦?”

 

  维克多轻轻拍着王黯的肩膀,王黯借力朝他怀里倒,把脸埋在维克多宽广温暖的怀抱里,止不住地蹭.真好啊,这种热度,这种安全感,要是能一直拥有就好了....

 

  维克多轻抚怀中人柔软的黑发,吻了吻王黯的后颈,又把手钻进王黯的衣服里,抚慰着两颗红嫩的果实,然后他感觉到怀中人的身子越发地软了.

 

  “变态.”王黯红着脸排掉那只作乱的手.“就一句话你到底收不收留我.”

 

  维克多突然觉得这样的王黯真的好可爱.

 

 “好,可是你必须做家务来感谢我.”

 

  “成交!”

 

--------就这么轻易地把自己买了2333333333333--------------